进行中...

上海2040战略专题系列研讨会——“2040上海全球城市发展目标”在上海城市规划展示馆召开

2014年07月23日 09:47:00 来源:

(图片来源:自摄)


“2040的上海,始终保持上海的学问符号和学问内涵”、“上海要成为一个有吸引力、影响力、引领力、配置力的全球城市”……2014年7月12日下午,上海市新一轮城市总体规划 “2040上海全球城市发展目标”战略专题系列研讨会成功召开。本次研讨会由上海市城市规划学会主办,上海市发展改革研究院承办。专家、学者、市民代表共同探讨上海建设全球城市的目标内涵、主要功能、战略路径和关键策略。

与会专家和公众代表一致认为全球城市与城市治理、产业发展、人才集聚、学问繁荣等密切相关,不能简单地追求城市和人口规模,需要具备创新思维、全球思维、统筹思维,综合破解难题。其中,创新、人才、城市功能、区域联动和生态是全球城市研究必须关注的重要因素。


跳出五个条条框框

上海市发展改革研究院院长肖林指出,谈论2040年的上海,其实是一个战略思路的话题,需要跳出原先的条条框框:一是要跳出城市的范畴,立足全球国家区域视角,研究上海全球城市建设目标定位。二是要跳出传统的“中心”观念。眼下所说的“中心”和未来的“中心”很可能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三是要跳出单一的功能范畴。未来城市应当具备复合功能,但究竟复合哪些功能,要研究城市功能培育和可持续发展战略和转型发展需求。四是要跳出体制机制约束,以改革思维、市场视角,研究上海全球城市内在发展动力、支撑条件和制度安排。五是要跳出行政边界的约束,以开放思维在更大空间配置和重组资源。全球在未来的二三十年肯定处在一个深度转型变革和调整中,世界经济增长的格局、全球产业分工格局以及全球治理格局,都将面临重塑。这对上海未来建设全球城市,都会带来深刻影响。

浦东新区副区长卫明从一线领导者和实践者的角度出发,认为上海在发展的过程中,需要学习世界大城市的优秀经验,但也要有足够的自信探索和保持上海特色。他指出,上海在建设全球城市的探索中,应当在提升环境质量、完善城市建设系统与加强人才吸引力等方面做深入研究与思考,在适当的条件下,浦东作为上海“四个中心”建设的先行示范区,可以尝试有益探索。


有形和无形功能兼具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袁志刚分析了未来全球经济发展的基本态势,以及对上海建设全球城市的影响和启示。他表示,全球经济复苏的趋势已经十分明显。要素一是技术发展创新,要素二则是各类新兴经济体,包括以中国为代表的亚太地区。看清楚了这一点,上海在定位未来时就应当明确:不仅要具备一个有形的、全球城市应该有的功能,更要具备那些无形的优势。所谓有形的功能,也涉及很多方面,包括机场等硬件设施、市场等交易环境,例如外汇市场、黄金市场、期货市场、大宗商品市场等。而在无形的优势,需要上海在有形的基础上,真正担当起全球城市的责任,具备全球城市的功能,也拥有全球城市的优势。

华东师范大学城市与区域规划研究院院长曾刚阐述了全球城市的内涵:虽然说全球城市没有统一的概念,但通常具备三大特征:一是经济实力,对全球经济起到一定的支撑作用,集聚大量的企业总部;二是对全球先进市场要素、生活要素、生态要素组织有集合能力,是高端人才、信息、金融、交通的流动空间;三是具备全球影响力,能在学问、舆论、组织、制度等软实力方面对全球有所贡献。

上海市发展改革研究院副院长汪胜洋认为,只有在学问上具有强大吸引力的国家才能在全球范围内具有强大的资源配置力,全球城市也必然是有着强大学问软实力的城市。城市的学问软实力分为便捷舒适的生活、学问消费、学问创作与创意、思想引领四个层级。上海在走向全球城市的过程中,必须全方位地推进学问的健康繁荣,提升学问吸引力,增强城市学问软实力,助推全球城市目标的实现。


用什么评判“全球城市”?

同济大学副校长吴志强先容了一个“大城市的全球化测度”概念。他表示,评判一个城市的全球化程度,可以用三种简单明了的方法。第一种方式是看一看一个城市究竟掌握了多少个“世界500强”的中心。这也是很多城市已经采纳的方法。第二种方法是资讯频度法,就是分析全球最有影响力的杂志、报纸的头版,看看相关城市在资讯里出现的频度,并进行排行。他透露,在最新完成的“上海在世界最重要的1500本出版物上的出现频度”调查显示,上海在上世纪30年代出现的频率非常高,但1949年起出现下滑,不过从1992年开始,又迎头赶上。这和上海的发展速度直接相关。最后一种是专家移民法,就是看一个城市对专家、专业人才的吸引力。专家、专业人才绝对数量的变化可以看出城市的竞争力强不强,因为专家对城市的发展情况最为敏感,他们的留与走,直接体现了城市的竞争力。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唐子来教授表示,上海跟伦敦、纽约、东京等著名全球城市的差距是全方位的。全球城市的本原含义与经济全球化密切相关,从作为中心城市的全球城市看,上海的城市跨国指数远低于纽约、东京等城市,这将深刻影响到上海作为全球城市参与全球资源支配的作用发挥;从作为门户城市的全球城市看,在有着多个门户城市的中国,上海主要是长三角的门户城市。上海能否建设成为全球城市,与上海自身的不懈努力密切相关,更与国家的发展紧密相连,只有上海地方与国家层面联动发展,全球城市的目标才有可能实现。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经济学院实行院长陈宪则提出一连串的问题:产业发展的格局性变化,将对全球城市产生什么影响?从城市形态的角度看,会有哪些影响?再从城市功能角度看,会有哪些影响?比如原先的CBD只是商务功能集中的区域,它们将何去何从?因为人们的工作方式和生活方式都会变化。如何调整城市功能分布和规划?陈宪认为,只有仔细研究这些问题,预判相关变量,比如产业及其结构、人口及其结构等,才能改变固有的理念和思考问题方式,构建一个高水平的全球城市目标体系,以此引导未来上海几十年的发展。

市相关委办局领导,上海市高校的学生代表,浦东新区、普陀区、静安区和黄浦区的市民代表,以及解放日报、文汇报、新民晚报等公众媒体,共同参与了本次研讨会。


上一篇:上海2040“新型城镇化背景下的城乡统筹发展”战略专题研讨会召开 下一篇:“社区发展与宜居生活”研讨会召开 返回

工作动态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